洪金寶:我一直都很想拍《七小福2》

正在上映的電影《七人樂隊》由洪金寶、許鞍華、譚家明、袁和平、杜琪峯、林嶺東、徐克七位導演聯合執導,以光影記錄歷史,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起,跨越到當下與未來,用七個單元故事展現了中國香港的人文風情。

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,洪金寶透露,當他抽簽抽到拍攝五十年代故事時,非常高興,因為「七小福」的那段經歷是他人生中的重要時期,「沒有小時跟著于師父學功夫,也就沒有現在的我了。」

翻開香港功夫片的歷史,洪金寶是其中一座繞不開的高峰,他從影五十年來擔任過演員、導演、動作指導等,對功夫片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。在《七人樂隊》中,洪金寶再度選擇功夫題材《練功》,講述了一群在五十年代的天台上練功的孩子,如何付出艱辛、收獲希冀的故事。

《練功》是洪金寶真實經歷的縮影,他回憶少時學武的經歷,直言師傅是非常嚴格的人,抓到練功偷懶的人會嚴懲,等自己長大后才發現,正是這種嚴格幫助了自己獲得成功。影片里是師徒功夫傳承的故事,影片外則是父子傳承的佳話,洪天明作為主演參與父親洪金寶執導的電影,并出演少年求學時洪金寶的師父,為《練功》增添了更多特殊的意義。

記者:回憶往昔,您覺得「七小福」時期是您人生中最快樂最無憂無慮的時期嗎?為什麼?

洪金寶:我們大家是抽簽決定拍攝哪個年代的,拿到抽簽結果時,我看到是50年代,很高興,很喜歡抽到的結果。先想到的是50年代很接近我從小練功的事實,我也很高興可以把我小時候在學校的事情做一次深深的回憶。

我們小的時候一起練功,像我和袁和平導演,還有其他很多人,一起練功,這種事情你和別人講,別人不一定了解。所以我希望拍的這段小時候的故事,給我們師兄弟這群老人家來帶回憶,也希望觀眾能從《練功》中也看出一種情感。

小時候練功,其實現在來看都很艱苦,特別是我師父于占元是很嚴厲的師父,教導我們有很多規矩,但于師父也是非常偉大的老人家,那時候我去學校是包吃包住,還不用交學費,現在哪里還有這樣的老師和學校呢?那段時光對我來說尤其印象深刻,因為沒有小時跟著于師父學功夫,也就沒有現在的我了。

記者:您有沒有想過將《練功》擴展成一部長片?雖然羅啟銳導演曾拍過《七小福》,但您作為七小福之一,肯定有您自己獨特的角度和故事。

洪金寶:我一直都很想拍《七小福2》,講于占元師父帶著我們這麼一幫練功的小孩子,勇闖美國的故事。因各種原因一直沒有成行,希望我有生之年還可以實現這個愿望。

記者:拍《練功》對您來說有難度嗎?難在哪兒呢?

洪金寶:難度有兩個,第一個是像50年代那種環境的景不太好找,我們拍攝都是用的實景,前期副導演和美術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。再有就是影片中練功的小朋友,之前計劃是要去內地去找,但因某些原因,就只能去台灣地區去找,因香港現在練功的小朋友基本很少了。好在,最后終于找到了一幫會功夫的小朋友。

記者:對于兒子洪天明在片中的表現,您如何評價?

洪金寶:這次天明演我師父,我覺得他演的于占元師父我很滿意,當天明知道要演于占元師父,他很開心,他想了很久了,太想演于占元師父了。

記者:假如七位導演作為「七人樂隊」,您認為您是樂隊中的什麼身份?為什麼?

洪金寶:杜導說大家都是主唱,都是樂器。我覺得他說的很對,每個樂器都很重要,每位導演都有自己的表達。沒有說誰重誰輕。

記者:很多人遺憾,現在沒有您、成龍那樣的動作巨星,您認為原因是什麼?您覺得動作片還有前途嗎?

洪金寶:很心痛,因時代環境都不同了,那個時代是經濟落后,就送家里的孩子去學功夫,那時候可以和小孩子說,功夫練好了,將來去做武打明星。但現在的孩子,你叫他去學功夫,但將來做什麼?小孩子練功要受苦受累,但將來做什麼?現在香港武行基本算沒落了。現代年輕人,在學習過程中跟我們那時相比要舒服很多,如果用我們那個時候的教導方式,很多老師肯定都會被抓起來了。我覺得我們這種技術、或稱藝術,好像也在慢慢沒落,現在已沒有我們時代的那種技術方式去訓練學生,如果能夠傳承下去,真是好事,因為經過那個過程,才能造就我們今天的本事。

用戶評論